教育學習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學習 > 華應龍:一生只做一件事

華應龍:一生只做一件事

華應龍:一生只做一件事

發言:華應龍,北京實驗二小副校長,數學特級教師。

尊敬的各位領導、各位老師:

大家好!

得了一些獎,但今天這個獎不一般。

第一,衷心感謝。

衷心感謝組委會、評委會的各位先生,因為您的抬舉和期待,我才是今天的我!

衷心感謝北京第二實驗小學,衷心感謝李烈校長,因為她們的欣賞和厚愛,才成就了今天的我!

衷心感謝我的學生們,因為他們天真的微笑,我才是會講故事的我!

衷心感謝劉堅教授十多年來的指導和推薦,讓我在很多高層次研討會上展示和歷練,才有了我在全國有影響的一節課又一節課!

衷心感謝人民教育、中國教育報、中國教師報等媒體!俗話說,一個好漢三個幫。對于我來說,我要說的是,三個幫出一好漢。

衷心感謝栽培我的領導和鼓勵我的同行!感謝花粉、龍須為我投票。

我還要衷心感謝組委會的老師們細致工作,當我收到“本評選不收任何費用,避免上當受騙”,再收到“本次評選有電話評審環節,您接到電話,請不要意外”等短信時,感覺很溫暖。

第二,頗感欣慰。

我今天得到的不是獎,是認可。

2009年,我出了一本書,書名《我就是數學》。先后有兩位教授碰到我說,“華應龍,你平常挺謙虛的,怎么取了這么狂的書名?”我為什么取這個書名呢?如果朋友問我,“華應龍,你喜歡什么?”我回答:“我就是數學”。如果有朋友問我“華應龍,你能做什么?” 我回答:“我就是數學”。如果朋友問我“華應龍,站在講臺上,你是什么?” 我回答:“我就是數學”。在校園里,多數學生叫我“華校長”,偶爾會有學生叫我“華老師”,時常有小調皮叫我“華羅庚”。學生叫我“華羅庚”,我喜歡。我寫過一篇《學生叫我“華羅庚”》的小文章發表在《人民教育》上。如果朋友問我,“華應龍,一生只做一件事,你的一件事是什么呢?” 我回答:“我就是數學”。

“我就是數學”乃是自我安頓、自我期許和自我鞭策。既用數學修身,也用數學育人,還用數學立命。

我有一個夢,“我就是數學!”——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所以,今天得到這個獎,我很欣慰。感謝認可!

第三,繼續精進。

這個獎是認可,也是期待。巧的是,我快到“知天命”的年齡,“知天命”就是內心有一種定力去應對外界,和天道相通。我要看出這個獎的意義、啟示和價值,不斷精進、繼續修為,繼續筑夢,讓我的學生更好地“心中有數”,幫助老師們更藝術地“化錯求真”,為全國小學數學課程改革奉獻自己的智慧和心愿。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走得更好!“有龍則靈”。

最后,誠摯地祝愿“年度中國課改杰出教師獎”在推進全國課改中作用越來越大,影響越來越強,就像美國“年度教師”那樣!到那個9月9日,習總書記會說“聽說你們評了個年度課改杰出教師,我去頒獎吧!”

謝謝大家!

 

資料

華應龍1984 年7月畢業于江蘇省如皋師范學校,在職自學取得中文大專(1989年)、本科文憑(1994年),后參加了碩士研究生課程進修(1997年),2001年參加了國家級骨干教師培訓。1994年破格晉升為南通市最年輕的小學高級教師,1998年被評為江蘇省最年輕的特級教師,2000年被評為中學高級教師。2002年由江蘇調至北京工作,現正參加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教材編寫。首批“首都基礎教育名家”,特級教師,中學高級教師,北京第二實驗小學教學處主任,北京教育學院兼職教授。1984年8月,分配到鄉村工作,先后任鄉鎮中心小學教導主任、中心初中副校長、鄉鎮教育助理等職,1995年11月,調至江蘇省海安縣實驗小學任副校長,2002年3月,調至北京第二實驗小學任教學處主任、黨總支委員。現為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副校長。

簡介

北京教育學院兼職

華應龍

教授,系“北師大版”國家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材編委、分冊主編。中國教育電視臺多次播放其教學錄像,中央電視臺在 “當代教育”專欄、《人民教育》在“名師人生”專欄做了專題報道,《中國教育報》推出了“華應龍教育教學藝術系列報道”。現任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副校長,著有《我這樣教數學》,《我就是數學》,《個性化備課經驗》等著作!

姓 名:
郵箱
留 言:

快3玩法